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隐婚影帝有点甜》: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二章

    我回忆起阿普唑仑的作用:抗惊恐。

    “当然啥都不穿了!”

    “才不要,你自己泡吧”

    一猜就知道不愿意。

    身体慢慢向水下滑去,感受着水的每一处轻抚。温度刚刚好,水刚刚没过胸。

    一扫这几天的疲惫。眼一闭一睁二十多分钟过去了。

    起身,擦拭身体,披上浴袍。出门。

    阿萌已经睡了,今天阿萌没有失眠,真好。

    不经意间发现抽屉放着一盒白色药丸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什么心理让我仔细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阿普唑仑片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?

    打开手机查找。

    搜索栏打入:阿普唑仑。

    用于治疗焦虑症,抑郁症,失眠。可作为抗惊恐药。

    其实我并没有多诧异,只是简单的认为阿萌失眠才吃的这种药。毕竟最近她一直失眠。

    轻轻把药放回抽屉,看了看床上酣然入睡的阿萌,轻轻亲吻了额头。在心里说道:‘晚安。’

    临近清晨才入眠,我又开始多想了。哎。

    “早,清持。”

   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:“早,阿萌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睡得好吗?”看向阿萌问道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今天阿萌先出门,我特意跟在身后。因为她今天要去医院。

    果然,走进了精神科大门。

    我也不好跟进去。便找个地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喝着望着窗外出神,一个俏皮的身影悄然出现。

    在我双眼面前挥挥手:“宋总?”

    回神。

    “哦!李助理啊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路过,正好从外面看到你坐在这发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巧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在这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看到李小姐进去了哦,你是在等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你怎么会这样想。”阿萌似乎有一些慌乱。

    “没有吗?有什么事说出来,不要像以前一样产生误会,好吗,阿萌?”

    阿萌过了许久才回答我:“好。”

    按摩了一会儿,轻轻抱了一下阿萌:“好了,睡觉吧,再不睡天都亮了。”

    阿萌轻轻应允;“嗯。”

    伸了个懒腰,打了个大哈欠。

    “早,阿萌。”

    “早,清持。”

    阿萌早早便起来准备早饭,看来我真是个大懒虫啊。

    自嘲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早餐吃什么呀。”色眯眯的盯着阿萌。

    “你又开始盯着我,坏蛋!”

    眼神开始飘忽;“哪有,我哪盯着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要死不认账我也没办法。”阿萌鼓起小嘴,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的小宝贝受委屈了。抱抱。”伸手要去抱阿萌。

    “才不要你抱,你坏坏。”阿萌灵活的闪避。

    吃完最后一口面包,我和阿萌各自出门开始了自己一天的工作。

    刚走进公司,迎面走来李助理。

    “哎呦,宋总啊,好久不见啊,抱得佳人归之后连公司也不来了,上面要不是我给你兜着,你等着挨批吧。”

    陪着笑脸;“那可不,感谢亲宋的李助理。谢谢。还有啊……”

    悄悄附在耳边说:“在公司不要喊我宋总了,我现在已经不是总经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宋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忙碌了一天,准点下班。

    走到家门口就已经闻到了饭菜的香味。

    嗯~是阿萌做的饭的味道。

    拿出钥匙,打开家门。

    看到阿萌在吃药,感冒了吗?

    “阿萌,你感冒了吗?”

    阿萌看到我慌忙收起药瓶,掩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有,有点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看到阿萌满头大汗,身体还有点抖,上前摸了摸额头,没有烧啊。

    “你吃的什么药呀,不要乱吃药。有去医院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就随便吃点药,没有去医院看。我没事,放心吧。锅里还烧着菜呢。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看阿萌脸色苍白,愈发担心。

    一把拉住阿萌:“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,去换衣服,听话。”

    阿萌拗不过我的执着,只好随我去医院。

    开车到达人民医院,阿萌似乎有意避开正面面对医生,还戴了个口罩。

    疑惑,也没多想,可能是怕传染给别人吧。

    医生问阿萌的身体状况,她也只是说头疼。

    医生也只是开了些止痛药。

    拿着取药单,边走边和阿萌交流。

    “阿萌,你只是头疼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我只顾着和阿萌说话,没看到前面有人,便不小心撞到一个医生,连连道歉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医生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医生余光瞥到阿萌。

    上前:“哎?这不是李小姐吗,最近情况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阿萌抬头看了医生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便拉着我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离开时,我不经意瞄到医生的牌子。

    精神科。

    马上果断的按动紧急按钮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闻声赶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退出游戏。”

    一脸担忧的看着阿萌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一脸为难;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们要退出游戏,听不懂吗?”一脸暴躁。

    “好吧,您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拦腰抱起阿萌:“阿萌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阿萌嘴里不停的说着: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把阿萌抱到休息室,到了杯温水给阿萌。

    阿萌脸色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清持,吓到你了。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阿萌……我不该让你玩密室逃脱,我才要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自己的问题啦。”阿萌对着我微笑。看的出来,那是苦笑。

    “可以告诉我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啦,你不需要知道。”

    语塞。她说我不需要知道。那我就不问了。

    “好啦,我们走吧。”阿萌很快恢复了状态。

    “阿萌,你?这么快就恢复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给予一个大大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走吧。”

    余下的几小时游玩中都避开了黑暗,封闭,阴冷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和阿萌之间的气氛,也略微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赶上了返程的飞机,兜兜转转回到了家中。

    “呼,累死了。”放下行李,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清持,我们要文雅,腿,注意形象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?”

    一把拉过,压倒在床。

    “小美女,你刚刚说什么?我没听清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要注意……唔~”

    嘴唇附上嘴唇,纠缠。

    不舍离去。

    很多。

    满意离去。

    “呜呜,混蛋,清持你是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对你色狼,对别人是正人君子。”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
正在加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