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大魔王娇养指南》:章节目录 第829章 不能对着干

    此时萧宓居然走来,亲自向他敬了杯酒:“多亏有你!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一饮而尽,萧宓用力拍了拍他的胳膊,这才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显然韩昭已经告诉他,方才是燕三郎替他解了围。

    有卫王带头,其他人也私下来找燕三郎叙酒。好在这毕竟是国君的婚宴,主角是萧宓,谁也不敢在席上太放肆。

    燕三郎对上谁都是浅酌一口,这样一个时辰下来,居然也喝掉了七八杯。

    这一场宴席虽然喜气洋洋,但时不时有人偷眼去瞄主位上的人物。

    护国公夫人已经来了,而韩昭本人却迟迟没有出现,聪明人心里就有了谱。

    大家正在交头接耳,韩昭出现了,表现如常,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这多少打消了部分人的疑虑。

    这种场合,千岁当然不会显形,燕三郎能听见她的声音:“跟你赌一百两,他方才对付怀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赌。”因为事实必是如此。

    司文睿这回玩儿大了。萧宓抓不住他存活的证据又怎样?

    卫王和暄平公主遇险一次,决不会放任这种威胁继续存在。怀王这会儿必然被韩昭控制住,只是不晓得护国公用了什么理由。

    眼看韩昭大步走来,燕三郎自觉提起酒杯,同他满饮一杯,这才问起:“断塔倒下以后又发生了什么事,我听说王上中了暗算?”但他看萧宓没事儿人一样,千岁也说嗅不见一点血气,显然新郎倌儿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周遭人识趣,并没有上来打扰他们二人说话。韩昭拉少年坐下,才低声道:“倒下的半截燕子塔虽然被我手下的霍英以‘搬山移海’神通挪走,可还是有一小截残箭击中我王。”说罢,自怀里掏出一只帕子。

    白帕里面包着东西,血渍却透了出来。燕三郎接过打开,发现里面是一小截断箭,尾指长,但沾满了红白之物。

    那种腥气,他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少年终于动容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韩昭看了意气风发的萧宓一眼:“两年前,王上重金求得一副替身傀。”

    “替死之用?”燕三郎懂了。

    “王上带着生傀,死囚带着死傀。”韩昭喝了口酒,“王上受了致命伤,伤害就会转移到二里外的死囚身上。”他指了指断箭,“我亲眼看见这截断箭射中王上,但咽气的是死囚。我刚命人从他脑子里挖出这截断箭。这也是法器残片,专破护身罡气。”

    这一射能够击穿颅骨,若没有替身傀,萧宓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燕三郎喃喃道:“防不胜防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防不胜防,王上才想着用上替身傀稳妥起见。”韩昭摇头,“这样看来,福生子还是生效了,让司文睿心想事成。我检查过这支断箭,切口是被炸断的。也即是说……”他长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也即是说,它原本已经射在燕子塔上,后来又被意外地崩出来,差点取了王上性命?”

    “不是差点儿。”韩昭沉声,“是已经成功。断箭射中的一刹那,王上的确已经……”他耸了耸肩,没说出那两字,燕三郎听得明白就好,“是我扶住了他。幸好伤害随后转嫁到死囚身上。”

    萧宓的确算是已经死过一次了,福生子生效了。

    “否则这次袭击不会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卫王的确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找了个由头,把怀王扣在宫中。他的府邸也被围起,严禁出入。”韩昭面色凝重,“不过,我对司文睿自行现身不抱什么指望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来看,他继续装死才是最优选择,王上不能跟个死人过不去。”燕三郎分析道,“如果王上心急处死怀王,只要司文睿能逃回西部,就会煽动仇恨,打着为父报仇的名义倒向胡獠国,通敌叛国。”

    韩昭也想通这一点,面色阴沉:“怀王还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燕三郎若有所思,“包括今天下午的袭击,司文睿想策划成功,就需要天大的运气吧?”

    厉鹤林说过,气运有常,福生子不过将它集中透支而已。司文睿谋弑天子需要逆天的运气,这就意味着他的气运很快要耗尽,福生子在他身上不会停留太久了。

    韩昭也问他:“司文睿下午一击不成,你觉得他会怎样?”

    “要么收手逃走,在福生子脱落之前离开盛邑,离得越远越好。”燕三郎眼中有精光闪动,“要么,在运气用光前尽快再试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你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我,我选择第二种。但我会担心行动一半运气用光,反而遭遇反噬。”少年轻声道,“为了确保第二次袭击还能成功,他要尽力安抚福生子。”

    韩昭摇了摇头:“现在,我们也需要一点好运气。”说罢,仰脖子喝干一杯酒。敌人在暗己方在明,司文睿下一记杀招怎样使出,谁也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从燕子塔的袭击来看,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韩昭也头疼,怎么才能阻止这个人,用怀王迫他现身么?从他了解的司文睿过往生平来看,这似乎不是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燕三郎道:“或者,我们可以借助司文睿的运气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韩昭手上一顿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国君的婚房定于天心殿。

    进了这里,外头的热闹和喧哗一下就无影无踪,只有檐下的大红灯笼和屋里的红烛冒着喜气。

    到了她这里,四周居然这样安静。暄平公主抚了抚心口,这一整天的仪式太多,过程又太惊险,如今婚典顺利走到这一步,她才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过了今晚,她就是大卫国的王后了。

    暄平公主按了按心口,开始忐忑,开始期待。萧宓很俊,又是众口称赞的贤明君主,大卫未来可期。

    这也是父王将她嫁来卫国的理由。

    侍女扶着她去卸妆沐浴,新换上的大红云裳衬得她身段纤巧。

    暄平公主乖乖坐好,等着自己的良人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过去。

    暄平公主螓首低垂,一下一下,险些磕到床板。

    侍女扶着她低声道:“公主,可别睡过去啦。”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
正在加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