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他出自地府》:章节目录 第1716章 清河坊风波(4)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象,一直表现得随和客气的子鼠会突然出手,并且一出手就如此的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即使算不上什么重伤,但从梁舒脸上的淤青,至少接下来的一两个礼拜,她是没办法出门见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敢打我?你居然敢打我?!”

    在温凡的搀扶下,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的梁舒从地上重新站了起来,目光怨毒的盯着子鼠,身上脸上的痛苦与巨大的屈辱感,致使她的身子都在止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从未遭遇过如此对待的她,理智被怒火焚烧得一干二净,推开温凡,作势就打算朝梁舒扑过去,

    什么家教啊涵养之类,在这种时候都统统被她抛在脑后,怒火攻心的梁小姐在众目睽睽之下,彻底失态,叫声尖锐,张牙舞爪,看上去和一个泼妇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当然,碰到这种情况任何人恐怕都很难保持冷静,这种时候要求她注意形象稍安勿躁,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了。

    发起疯来的女人,力量是不容小觑的,猝不及防的温凡来不及阻拦就被梁舒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“梁舒!”

    梁舒红着眼睛,不管不顾,满脑子就想着以牙还牙报复回来,可是她面对的是子鼠。

    并没再出手,子鼠只是轻轻往旁边躲闪了一下。

    梁舒因为惯性闪冲,导致失去平衡,再加上有只高跟鞋在刚才摔倒的时候鞋跟就有所损伤,这时候往前一个踉跄,鞋跟顿时咔嚓一声不堪重负的彻底断了。

    没人碰她,可是这位梁小姐却再一次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下子,算是彻底丢脸丢尽了。

    “妈旳!上!”

    虽然梁舒说话确实有点难听,落到这幅田地,甚至可以说是咎由自取,但是这些公子哥肯定不是什么大公无私的主。

    眼见梁舒二次倒地,一直都对梁舒有些好感的一位公子哥忍不住了,也不在乎什么好男不跟女斗,跨步上前,抡起结实的手臂就要给子鼠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“噌。”

    可是他那只手没能如期落下,还在半空中就被子鼠捏住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个女人,可是他硬是觉得自己的手腕像是被钳子夹住,完全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刚开始表现得礼貌随和的子鼠这次没再客气,提起一脚猛然踹在了对方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海拔一米八体重一百六十斤的爷们,被这一脚直接踹飞出去,要不是被后边的同伴及时拉住,恐怕会掉进河里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草!”

    他弯着腰,倒吸了一口凉气,捂着腹部,翻江倒海的剧痛,让他额头上冷汗直冒,一时间根本直不起身来。

    这下子,所有人都看出了一点猫腻,没人再轻举妄动了。

    “这娘们居然这么能打?”

    温凡的视线从那厮的身上重新慢慢移回到子鼠身上,眼眶微微放大。

    对方强悍的身手,着实让他有些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子鼠的突然爆发,让失控的场面再度得到控制,这些公子哥像是重新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凡,看样子,今晚是遇到硬茬了。”

    巩丘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刚才一巴掌抽飞梁舒也就罢了,毕竟梁舒只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,可是一招瓦解一个身强力壮的青年的战斗力,刚才片刻所发生的场面着实让他有些惊艳。

    他是正儿八经的大院子弟,从小耳濡目染,并且经常和部队一起操练,虽然身手谈不上多强悍,但是眼力劲多多少少还是高出普通人一层的。

    这娘们,貌似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委身金钱的拜金女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保镖?

    也不太像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两把刷子。”

    温凡点头,收起了轻视之心,但神色也谈不上多么凝重。

    “不过也就一个女人而已,咱们这么多人,难道还拿不下她?”

    扭了扭脖子,温凡明显不打算就此停手,他们虽然完全用不着亲自出手,但是以多欺少,还是一个女人,这种情况如果都需要摇人的话,那他们以后也就没脸再见人了。

    包括温凡在内,剩下的三名青年虎视眈眈盯着子鼠,摩拳擦掌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巩丘并不像他们那么乐观,站在原地,似乎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动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眼见势头不对,立即拉开了距离,有些还算热心肠的,已经开始报警。

    “一起上!”

    温凡冷喝一声,随即一马当先朝子鼠冲了过去,气势倒是很威风。

    可是有时候,人多并不一定势众。

    在围观群众的瞠目结舌之中,只见那个身陷重围处境很是不妙的女子大发神威,以一己之力,将几个青年全部放倒,整个过程,只持续了短短几秒钟,

    她的出手干脆果决,并且分寸拿捏得极为精准,不为伤人,只为瓦解战斗力,凌厉之中,又透着一股行云流水的酣畅美感。

    胸口被点击了一下的温凡目光骇然,往后踉跄了几步,半边身子都陷入了麻痹。

    有一个牲口更为不幸,被甩到了河中,不断的在河里扑腾。

    “操!老子不会游泳!”

    没有一招之敌!

    震惊全场的子鼠神色漠然,不骄不躁,悍然撂翻了这些公子哥后,重新走回曹修戈的身边。

    曹修戈没和这帮年轻人较真,重新牵起子鼠的手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,两人转身就打算离去,可是身后,徒然有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开口的,自然是并没有加入打斗的巩丘。

    他看出了子鼠绝非泛泛之辈,所以很聪明的没有和温凡一起动手,但是,没有和温凡他们并肩作战,并不代表他会任由这对男女就这么轻松离开。

    “枪!他有枪!”

    惊叫声四起。

    曹修戈停住脚步,回过头,看到了一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自己。

    同样回过头的子鼠目光徒然锋锐,甚至可以说是森然。

    “快跑!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,哪还有人敢继续看戏?

    现场瞬间大乱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惊慌失措的开始逃跑。

    一片混乱中,曹修戈不慌不乱,完全转过了身,直面那个枪口,不仅没露出恐惧。甚至还微微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很能打吗?”

    巩丘抬了抬枪口,笑意盎然。

    “再动一下给我看看?”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