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乾龙战天》:章 节目录 第二九七章 多快活两天

    从虎威苑出来后,沈云心底的那丝不安又起。是以,回到东山苑后,他静下心来,为自己掐算了一下近期的运道。

    不多时,结果出来了,表明近来他的运道竟是鲜有的好,即便碰到麻烦,也会“逢凶化吉,遇难呈祥”。

    自从进入融合境后,他掐算运道,越发的准了,几乎没有出现过太大的偏差。

    算得这样的一个结果,纵然有些偏差,运道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沈云遂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因为第二天恰好又是与程给冬晴他们几个碰面聚餐的日子——程冬晴等七名青木派弟子是公开考进演武堂的,身份遮不住,当然,青木派是正经的修真门派,他们也无须遮掩身份。近水楼台先得月。沈云许他们逢五的日子,在傍晚之时,可到东山苑向自己请教修行上碰到的问题,顺便再聚个餐。结果,从第二次开始,聚餐俨然成了更重要后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弟子苑里头虽然也开了膳食堂,食材用的还是灵米,但也仅有灵米而已。

    从开张到现在,膳食堂里,每天都只有两样食物可选,一是,灵米粥,二是,灵米饭团。

    才开始时,程冬晴他们几个顿顿敞开肚皮吃灵米,甭提吃得有多欢了。接连吃了五六天,再也提不起劲来,甚至还跑去跟沈云诉苦:“没有想到,弟子这辈子也有吃灵米吃到想吐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能把灵米做成象辟谷丹一样的寡淡无味,弟子也真是服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现在去兽园那边,看到里头的妖兽,心里头一个想到的就是‘肉,好多的肉’……”

    沈云最开始的时候也是去弟子苑那边用饭。吃了几回后,他也不爱去了。程冬晴他们说得一点儿也不夸张,能把灵米饭做成辟谷丹味道的,也真是叫人不服气都不行。便是从不挑食的他,也忍受不了,宁愿自己在东山苑里随便煮点凑和着吃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第一次聚会的时候,意外的发现陈招财、陈进宝俩兄弟烧得一手好饭菜之后,他更加吃不动膳食堂那边的“老两样”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他第三天便向李琼提出来了。

    后者也无奈,因为这是叶罡亲自安排下来的,他无权更改。

    于是,沈云又去问叶罡,能否多添几样吃食,不要天天、顿顿都是“老两样”。

    叶罡愕然:“他们都是筑基境的修士了,不应该开始为辟谷做准备了吗?”

    沈云这才知道,原来“老两样”是十大门派通行的辟谷准备期饮食。

    怪不得灵米粥和灵米饭团都是一个味,辟谷丹的味道!

    也难怪除了程冬晴等青木派的弟子,其余的弟子吃着这样的饭,硬是一个埋怨的字也没有。

    正所谓,道不相同,不足为谋。沈云自知说服不了叶罡不辟谷。

    罢了。

    于是,到了下一个逢五的日子,沈云特意去玉容坊那边提前备好充足的食材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程冬晴他们几个过来后,等答疑释难这一环节结束,他率先捋起袖子,取出一大堆食材,提议大家一齐动手,给陈氏兄弟打下手,烧火做饭。

    “我们打牙祭!”

    他准备的食材有些多,大家饱餐一顿之后,高兴的将剩下的饭菜都分了,收进储物袋里,说,接下来有好几天可以不用去吃“老两样”了。

    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以后的聚会,沈云准备了更多的食材。从此,除了做一顿丰盛的晚餐“打牙祭”,他们还要多准备七到八天的饭菜。虽然总共也没几个菜,且每顿都只是一饭一菜,但大家都觉得比膳食堂那边的“老两样”简直不能再好。

    没想到,程冬晴他们几个接连两旬没有去膳食堂用餐,还惊动了叶罡。

    后者特意找到沈云,称赞了他们几个:“先前,我看他们几个胃口颇好,还为他们担心来着。以为他们很难做到辟谷。没有想到,他们说辟谷就辟谷了,并且还坚持了差不多二十天了。他们有决心,也很有毅力,真的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云也不好骗他,道出实情。

    叶罡听完,险些惊落下巴:“你竟然……”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连连摇头,“不帮着弟子们辟谷也就罢了,你还放纵他们沉沦于口食之欲。唉,云弟,你这样溺爱门中弟子是不对的,会害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不过,自那以后,叶罡再也没有在沈云面前提过辟谷这一码子事。、

    话说回来。沈云想着明天要出去,不在演武堂里,所以,决定将程冬晴他们几个提前喊过来聚会。

    时间仍然定在傍晚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他抽空去了一趟玉容坊。

    运气不错,在回来的半道上,他顺手打到了一只成年野牛。

    有野牛气吃了倒在其次,意外的收获小小的证明了一把上午的掐算,沈云的心情不由大好。

    傍时时分,程冬晴他们几个如约而至,看到堆在院子空地上的那一大堆野牛肉和骨头,竟然忍不住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真是苦了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叶罡宣布备战仙门大比之后,便取消了弟子们的假期。程冬晴他们有好几个月都不曾上过后山,更不用说去演武堂外面的山林里打猎。

    看着刚刚处理完的野牛肉,他们一个个口舌生津,更是高兴得眉毛都快飞出脸去了。

    照样是指点过他们之后,沈云告诉他们:“明天我要去一趟玉锦门,后天回来,所以,明天的聚会提前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说得轻描淡写,而且,程冬晴等人也习惯了听命于他,所以,没有人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,都以为只是一趟寻常的外出办差。

    接下来,沈云话锋一转,问陈进宝兄弟两个:“这头野牛,我只初步处理了一下。你们打算怎么搞着吃?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到了吃的上面。

    殊不知,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们每每想起这一茬,都悔青了肠子,恨不得抽烂自己的嘴——怎么就那么好吃呢?除了吃,还知道些什么?

    那时,他们真的是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如果当时能多问门主大人一句去玉锦门的事,门主大人会不会跟他们详细的说一说这里头的事。那么,他也不至于象现在这样什么也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。

    从东山苑出来,程冬晴他们几个酒足饭饱,吹着微凉的夜风,心情好得直冒泡。

    陈进宝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,自我解嘲的笑道:“嘿,这是正宗牛肉味的,不掺一点儿假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欢快的笑声在惬意的夜色里传出了好远。

    叶罡收回神识,鄙夷的撇了撇嘴,心道:且让你们多快活两天。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